银娱geg优越会集团有限公司 | 首页

 

 为中小企业提供 一站式知识产权+互联网服务

专业品牌服务团队
当前位置:
抢注“谷爱凌”商标?必定竹篮打水……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微信 | 作者:travel-71 | 发布时间: 2022-02-15 | 74 次浏览 | 分享到:
记者登录中国商标网进行了相关检索,检索结果显示,尚未有“任子威”“苏翊鸣”商标被提交注册申请。以“谷爱凌”为商标名称进行检索的结果显示,近年来提交注册申请的十余件“谷爱凌”商标处于因申请被驳回、不予受理等原因导致的商标无效状态

第一跳93.75分,第二跳88.50分,第三跳94.50分,夺冠!创造历史!

  2月8日,在2022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决赛现场,经过3轮比拼,中国选手谷爱凌以总分188.25分夺冠,为中国队赢得本届冬奥会雪上项目的首枚金牌。

  自3岁接触滑雪,到18岁站上北京冬奥会的赛场,谷爱凌一步步成长为世界级滑雪名将。“天才滑雪少女”“学霸”“模特”……这位18岁少女凭借着“做每一件事都用100%去投入,然后做到最好”的信念,成为了头戴多顶光环、“人生像是开了挂”的“顶级宝藏女孩”。

  除了谷爱凌之外,自北京冬奥会开幕以来,已在短道速滑项目上斩获两金的任子威、在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决赛中夺得银牌为中国队实现历史性突破的苏翊鸣、日本花滑明星羽生结弦等中外奥运健儿也都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吸粉”无数,几乎每天都“霸榜”微博热搜。记者注意到,有媒体开始关注奥运健儿们的商标保护问题。那么,这些奥运健儿们的姓名商标状况如何呢?

  记者登录中国商标网进行了相关检索,检索结果显示,尚未有“任子威”“苏翊鸣”商标被提交注册申请。以“谷爱凌”为商标名称进行检索的结果显示,近年来提交注册申请的十余件“谷爱凌”商标处于因申请被驳回、不予受理等原因导致的商标无效状态(如下图1)。

 

图1


  而以“羽生结弦”为商标名称进行检索的结果显示,目前,共有10件“羽生结弦”相关商标被提交注册申请(详见下图2),而这当中仅有2件由羽生结弦本人所属株式会社天狼星之队申请注册的“羽生结弦”商标获准注册,其他8件则均处于因申请被驳回、不予受理等原因导致的商标无效状态。

 

图2


  事实上,看到上述检索结果,记者并不意外。近年来,我国一直致力于严厉打击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

  2021年3月2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印发了《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专项行动方案》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强调,商标恶意抢注行为严重损害诚信经营市场主体和社会公众的合法权益,严重危害商标注册秩序。为强化源头治理,建立形成部门协同、统筹推进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的高效工作机制,国家知识产权局决定自2021年3月起,集中开展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专项行动,严厉打击7类图谋不当利益、扰乱商标注册管理秩序、造成较大不良社会影响的恶意抢注情形,其中一类即为“恶意抢注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公众人物姓名、知名作品或者角色名称的”(详见下图3)。

 

图3


  2021年8月19日,针对“杨倩”“陈梦”“全红婵”等奥运健儿姓名被多方提交商标注册申请事件,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了《关于依法驳回“杨倩”“陈梦”“全红婵”等109件商标注册申请的通告》(下称《通告》,详见下图4),“杨倩”“陈梦”“全红婵”等109件相关商标注册申请被依法驳回。

  《通告》称,在第32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中国体育代表团牢记党和人民嘱托,勇于挑战,超越自我,迸发出中国力量,取得了38枚金牌、32枚银牌、18枚铜牌的优异成绩,为祖国和人民赢得了荣誉,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上团结奋斗、凝心聚力注入了精神力量。但个别企业和自然人把“杨倩”“陈梦”“全红婵”等奥运健儿姓名和“杏哥”“添神”等相关特定指代含义的热词进行恶意抢注,提交商标注册申请,以攫取或不正当利用他人市场声誉,侵害他人姓名权及其合法权益,已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对此,国家知识产权局予以谴责,并依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对第58130606号“杨倩”、第58108579号“陈梦”、第58265645号“全红婵”等109件商标注册申请(含一标多类)予以快速驳回。

  《通告》强调,国家知识产权局将一如既往地保持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的高压态势,不断强化对包括奥运健儿在内的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公众人物姓名的保护,对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恶意申请商标注册、图谋不当利益的申请人及其委托的商标代理机构,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持续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和营商环境。

 

 

图4


  2021年9月1日,国家知识产权局还向11个省市就严厉打击代理恶意抢注奥运健儿姓名和相关热词的行为发出通知,要求相关省市知识产权局根据公示线索,对相关代理机构立即组织调查,对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机构依法予以处罚,情节严重的报请停止受理其办理商标代理业务。

  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上述通知后,有关省市知识产权局高度重视并迅速行动,将开展专项行动同日常商标监管和“双随机、一公开”检查有机结合,对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恶意申请商标注册、图谋不正当利益的违法违规代理行为依法依规进行处理,并将案件处罚信息及时通过政府门户网站、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等渠道向社会公示公开。

  2021年10月,国务院印发《“十四五”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规划》,其中明确提出严格规范商标注册行为,加强信用监管和行业自律,严厉打击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和代理行为,依法依规对相关行为进行处置;加强知识产权领域诚信体系建设,推进建立知识产权领域以信用为基础的分级分类监管模式,推进知识产权领域信用承诺制建设。

  可以看到,从国家到地方,都在重拳出击、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在这样的高压态势下,商标恶意抢注行为必会无处遁形。想要打奥运健儿们的“歪主意”?还是趁早收手吧!(本报记者 吕可珂)